必定赢

当期位置: 必定赢 / 文学原创 / 文学原创文学原创

必定赢:“浪子”之道,行云柳永

文章来源:语文组 作者:高一3班 徐祥卿 发布时间:2017-07-04 字号: 

关于柳永的记载,零零星星散见于野史,笔记,诗话,正史几乎没有,可朝廷又如何盖得了这位潇洒浪子的一世功名。

初读其诗,意味深长,无多注解就大明其意,笔间可说是当时之大家,诗中充盈着,缠绵,离别,情愁,这些世俗意味强烈的字眼在诗中随处可见,比如《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摧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沈沈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细品,多是悲秋,风尘,泪眼,相别,充满人生意味而光芒四射。

读罢方觉柳永为人:少专情,多弄情;缺仕途,常应举;生羁旅,念停驻。文章虽足以雄视文坛,却多俗气之意。

柳永差不多一生都在妓女中间走动,他是娱乐场的专家,汴京城中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宋代妓女各种各样官妓,家妓,营妓,私妓,浪妓……有不卖身的,有心性高的,有修养高过一般士大夫的,但我认为柳永喜欢的女子,素质应该不会差,外貌,才艺,内心均属上乘,要不然那能让他写出《雨霖铃》这等名篇呢?

和柳永如此情深意重的是哪位女子,不得而知,但诗是好诗,人不一定是佳人。这迎合了他的性格,无论对哪位红颜知己他都一视同仁,重视女性,在古代很难得。

诗文写得好,又爱和妓女打成一片,很快诗文就被妓女传唱,有的还因此得名。

宋人记载说:“柳者卿居京华,暇日遍游妓馆,所至,妓者爱其有词名,能移宫换羽,一经品题,身价十倍,妓者多以金物给之。”

以至于靠这行吃饭,在汴京城消费如此高的地方也吃得开,不得不服。

后来各种原因浪迹天涯,也只是一味盯着城市里的街巷,盯着那些有妓女出入的楼台馆阁,瓦子勾栏,可以说的将这爱好变为了事业,但也有很多无可奈何。

生前,妓女围着他转,一群彩蝶似的,想着得到两首好诗,变成名妓。其实妓女也有苦,她们是卑贱的群体,不要说身份就连名字也是隐去的,拿不上台面,时间一长,可能连名字都忘了,而柳永为她们填词,多少唤起她们的自尊。

为了报恩,柳永死后妓女们闻讯后筹钱安葬了他。润州,现江苏镇江,在柳永墓前年年都有妓女聚集,唱他的词,招他的魂,时称“吊柳会”,延续近百年。

哭够了,她们还会笑,咯咯咯,呵呵呵,哈哈哈,打趣,追逐,猜谜,而且笑的比谁都好看。墓中的柳永看着他们,心情如何,无从得知。

少专情,其实怪不得他,生活圈除了妓女就是诗,士大夫不与其同道,对他不屑一顾,但柳永的狂傲更让其缺仕途。

常应举,自然是好事,年轻人就应该为国多做点事,二十几岁,赴京赶考,榜上无名,过几年再考,还是名落孙山,郁闷之极,挥笔写下对自己遗害无穷的《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诗要在明清,可是杀头的罪,虽然没人治他的文字罪,可是一生的命运都算是搭上了。

以“风流事,平生畅”对抗朝廷,这像什么话?简直是流氓的宣言,写的越好传的越开,影响越恶劣。从皇帝的角度,皇帝有皇帝的道理,柳永有柳永的道理,水火不容,谁吃亏呢?当然是柳永。等柳永第三次科考考中之后,仁宗临轩放榜,笔头一动: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柳永再次落榜。

直到五十三岁,终于考上了,头发都白了,终于有了一顶乌纱帽,做了地方小官,后迁余杭县令,屯田员外郎等职。

可柳永呢,一心想做京城官,挂个京城的头衔,时人称改官,为了这个官,花了不少精力和银子,想尽办法终于踏进了宰相府,当时的宰相是名气很大的晏殊。

进门,坐下,没话找话,可宰相呢不温不热,不久笑道:“本人虽作曲,却不曾道“针线闲诂伴伊坐”。

“柳永退”。

不难想象当时柳永出门的样子,心里一定很失落。

柳永在政坛上的作为并不大,当不成高官,那就只能怪自己了,谁教你一首《鹤冲天》得罪当朝权威呢。

生羁旅,念停驻。

诗人不得意时都想出门走走,看看大千世界,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像王安石、李白、苏轼、都有游学的经力,而柳永不止游学那么简单。

柳永老是离别,好像在一个地方呆不长,无论对哪个女子都有多么牵肠挂肚,他还是要走,福建、河南、浙江、江苏、湖南、湖北、山东、陕西都曾留下柳永的足迹,可能还去过四川,哪繁华去哪,不止是为了红颜,我想更多是为了生计。

妓女不是经常跳槽,小范围的迁移,却是有的,但不会太远,生计与青楼相关紧密的柳永,却四处奔波,生计才是第一问题。

靠色艺生活,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没问题,拿文字换钱,可要多走多看,几首诗可不足以吃到老。地一变,旧曲变新曲。一群女孩子又咿呀的围在身边。肚子问题上解决了。

当然这种圈子混久了,自带一种俗气,消不去的。

可他心里美滋滋的,我是浪子我怕谁,我是俗人我怕谁......

而柳永这位被当时看来俗不可耐的文人却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也正说明了他的作品也有不俗的一面。


必定赢-bdy必定赢官方